盐焗多春鱼

一块饼

北极圈由我来守护!
来自和小伙伴的闲聊
各位看官开心就行
今天的贡茶发糖了吗?!!

























  金韩彬偷偷瞒着郑帝元在工作室熬夜好几天了。

  郑帝元有一个国外的通告,因为工作安排的多时间又紧,郑帝元不得不放弃每天跟金韩彬开视频 最多问一句睡了吗,而每次金韩彬都会乖乖的发一个“已经要睡啦~”

  因为上一张专辑的好评率实在是太好了,开心的时候金韩彬也有自己的顾虑―――万一下一次写不出比这个更好的了该怎么办。

  金韩彬看着开心的成员,忧虑怎么也说不出口

  “小孩子才会到处说自己的烦恼,成年人要懂得找到办法。”

  于是金韩彬这边乖巧的回复郑帝元“要睡啦~”一边戴着帽子穿起卫衣悄咪咪的溜出宿舍跑到工作室。

  要是让郑帝元知道自己大半夜不睡觉跑去写歌词,不知道会气多久。算了算了男朋友嘛,你就暂且的忍受一下我的撒谎吧

  郑帝元这几天忙的晕头转向,别说玩手机了,吃饭都是拍摄空隙往嘴里塞。每天也顾不上去跟金韩彬腻腻歪歪说说情人间的话,不过没错金韩彬都很乖的去上床睡觉,这让郑帝元安了心。他的小男朋友哪都好,就是是个工作狂,撒起来谁都拉不住。

  【卡!拍摄结束!】
   谢谢导演。

  郑帝元终于结束了紧张忙碌的行程,休息一下就可以回韩国了。他在想怎么给金韩彬惊喜的时候,手机提示有短信过来了。

  是具晙会。

  郑帝元是个很好说话的哥哥,跟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关系处的都还不错。

  只是具晙会。

  郑帝元觉得自己是真的摸不透这个弟弟的性格。为此郑帝元还抱着金韩彬嘟嘟囔囔的说过一次“诶你说具晙会那小子是不是不喜欢我,见了面恭恭敬敬的叫声哥就走,可是跟闵浩哥他们却聊的很开心!”

  金韩彬当时沉迷刷ins,反手摸了摸自己家男朋友的脑袋“没事,晙会认生。”

  手机持续的滴滴滴的声音把郑帝元思绪拉了回来。

  【帝元哥吗,我是具晙会。】
  【虽然这个时间有可能会打扰到哥,但是我还是要说。】
  【拜托哥劝劝韩彬哥吧,韩彬哥已经好几天没有在宿舍睡觉了。】
  【我们现在是处于休假状态,我每天都打游戏到很晚,韩彬哥以为我们都睡了偷偷摸摸的去工作室。】
  【我有打电话问工作室的门卫大叔,门卫大叔叔说他每天都熬到凌晨。】
  【然后白天就一直揉眼睛,估计是熬夜太凶的缘故。】
  【如果哥不忙的话,劝一下韩彬哥吧。他的性格你也知道,我们劝没有用的。】

  郑帝元觉得自己被金韩彬虎了,好啊你个臭小子长本事了是不是还敢虎我。

  看了下行程,三个小时之后就能踩到韩国的土地上,先回复具晙会一句谢谢你了我会好好劝的。然后打开金韩彬的聊天页面。

  【休息了吗,我明天就回去了】

  手机屏幕还没有暗下去就又亮了

  【啊明天吗!好快哦。我现在再跟具晙会打游戏哦,具晙会游戏打的好烂的kkk】

还在撒谎。

  【记得盖被子,不要冻感冒哦。我会心疼。】

  【知道啦,小老头。】

  金韩彬敲下最后一个回车键,终于顺出来一个比较满意的歌曲大纲。

  这几天的夜没白熬,要不要回去串通一下具晙会说黑眼圈是跟他一起打游戏打出来的呢。不然让郑帝元察觉到了什么就难说了。

  啊眼睛好痛哦,可是明天帝元哥回来,也不能去看医生

  金韩彬一边盘算着一边揉眼睛往外走,今天连门卫大爷都早早的走了呢……

  还没想完,金韩彬就撞到了一个怀抱里。如此熟悉的味道,金韩彬还没来得及沉迷就警惕起来,该不会是……

  郑帝元的声音出现在金韩彬头顶
  【早上好啊,金队长】

  金韩彬抬起头,在被堵住嘴之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完蛋了……

  “所以你是再担心这个??”

  亲完抱完,甩完脸子等小男朋友哄完的郑帝元听了金韩彬的解释后觉得他真的想把金韩彬的脑子挖出来看看那里面都是啥。

  杞人忧天说的就是这样吧。

  不过看着面前的小朋友眼睛里流露出的担忧,郑帝元一把把人拉进怀里

  “我说韩彬啊……你的才华那么出众,不管是作词作曲还是上舞台表现。你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大不了我养你嘛不用担心会饿死。康妮和我都不想看到你这样虐待自己,你只有好好的,才能写出更多好听的歌给康妮,还有我听。眼睛肿成这样你自己不心疼我还心疼呢听见了没你”

  金韩彬的小脑袋从他的怀里抬起来,也不说话,就是笑的眼睛弯弯的看着他点点头,然后小声的说我保证再也不会这样了……

  妈的

  郑帝元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孩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啊。

  正准备搞点什么成年人之间的游戏的时候,郑帝元的电话响了,是催他的通告。

  郑帝元拿着电话说了一会,再金韩彬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用头抵在他刚刚亲过的地方,

  “我马上有行程,我不能送你回去了。然后回去立马就睡,不许揉眼睛,睡完立马就给我去看医生……”

  “哎呀知道啦郑帝元老哥哥,你好啰嗦哦。”

  郑帝元轻笑一声,把头架在金韩彬的肩膀上“我回来是要数睫毛的,少一根我跟你算账。”

  金 母胎solso 韩 被撩不知道如何回击 彬 【脸红jpg.】

  ――――――――――――今天也是等贡茶发糖的一天!!!

郑老师情话小课堂第二弹

各位看官开心就好
北极圈有我一份力
来自小姐妹的助力 一个短打










郑老师情话教程
  裤子很好看
  你更好看

  金韩彬伸脚踢了一下沙发上的某人,“这种话都是从哪学来的?”

   沉醉于手机的某人抬起头,“没办法,自己家小朋友浪漫主义星人,在一起这么久耳濡目染的呗!”

  金韩彬脸微红,用脚轻轻踹了一下他,“没个正型,下次好好说话,粉丝又该脑补了!”

  沙发上的人站起来,一把把他搂到怀里,“脑补什么?这样吗?”换来金韩彬一个肘击,郑帝元笑的更开了。

  “我们家小朋友啊,哪都好,就是死鸭子嘴硬,还得我主动,可不能逗这个傻瓜!”

  果然,金韩彬闻言就想转身给郑帝元一个爆栗,“说谁傻呢啊呢!”

  郑帝元笑着搂得更紧了,“就我怀里这个在我心里安家的傻瓜啊!”

【秦沐/队友友情客串】当你

名字我瞎起的不重要!
内容我瞎编的各位看官喜欢就好!
重要的是觉醒东方一家五口了解一下
我他妈吹爆!!!











 

  秦奋一开始是非常拒绝参加比赛的。

  秦奋义正言辞的跟韩沐伯掰扯这个道理,老韩啊我跟你讲,我腿伤这个事情暂且不说,我这个年纪往那一摆就是去伴舞的啊。

  韩沐伯还没说话,旁边打游戏的秦子墨乐了,嘿这谁家请老年人伴舞啊。秦奋抄起咸鱼抱枕就想往他的脑门子上砸,还没出手被韩沐伯拦了下来。

秦子墨感动的假装抹了把眼泪,队长还是你对我最好队长,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被他迷惑了双眼你肯定还是最爱我的……

  韩沐伯无视秦子墨的戏,把手上左叶的五三递给秦奋“拿这个砸,这个疼”

  秦奋点了点头,拿着书就追着秦子墨打。秦子墨边跑还边嚷嚷“救命啊……队长和队长的小情人杀帅哥了!!!你们不能坐视不管啊!!!!!!”

  左叶睡得迷迷糊糊被吵醒问旁边放空的靖佩瑶“哥哥咋了这么大声音”靖佩瑶眼睛盯着窗外说“没事,快过年了,杀猪呢。”

  当然秦奋最终还是参加了比赛,原因是韩沐伯说试试呗,试试又不吃亏,大不了失败了我陪你回老家开店。

  秦奋当时眼睛就亮了,成。你说啥就是啥,但咱不带反悔的啊。

参加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左叶抱着枕头来到了韩沐伯房间门口,到底孩子年龄小,明天就要上电视了心里太紧张想来找老妈妈疏导疏导自己。结果一敲门看到的是秦奋一张臭脸对着自己。

  秦奋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跟自己家队长准备借着比赛前一天晚上好好沟通沟通谈谈比赛谈谈人生谈谈恋爱的,还没把屁股捂热,门铃就响了。一打开看见弟弟抱着枕头心下了然,得,凉了呀凉了。

  果然韩沐伯一看左叶赶紧让秦奋坐一边去,自己拉着左叶的手开导他“哎呀你别紧张,怕啥你看你又年轻身体协调性又好,身体素质也好长的又帅……”吧啦吧啦说个没完。

  秦奋看着滔滔不绝的韩沐伯,那人当时劝自己重新回演艺圈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直说一直说。但其实秦奋知道,韩沐伯是在打着劝朋友的旗号劝自己。

  想来,他也一样两年多没登舞台了吧。

  终于把小朋友哄睡着了,韩沐伯帮左叶盖好被子,起身去找秦奋。

  “睡着了?”
  “嗯。”
  “还是小孩好,啥事有人安抚这,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韩沐伯扭头看着趴在阳台栏杆秦奋,秦奋感受到视线也扭过头看他。

  韩沐伯伸出拳头“既然答应了参加节目,那可就要好好做啊”秦奋看着他笑了一下,伸出拳头对了上去“那不肯定的吗,我的队长大人。”

  “大家好,我们是来自觉醒东方的练习生。请多关照!”

――――――――――中年组太好吃了我他妈一个爆哭。都是我自己瞎鸡巴编的 各位看的开心就成!觉醒东方五个人都好喜欢啊疯狂pick。

郑老师的情话小课堂第一弹

北极圈由我守护
我瞎鸡巴写的各位看官就图您一乐!




 

  如果让金韩彬在“业余生活最爱做的事情”里选一个答案,金韩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打开ins”这件事。

  没有哪个人不享受被夸赞,金韩彬也是。所以自从接到可以自己把控ins的这件事,金韩彬就如脱缰的野鹌鹑一样控制不住自己发ins的手。

  自从可以发ins,金韩彬把“皮”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今天黑一把具晙会,明天甩张麻麻的黑照,今天去弟弟ins下面留个言,明天拿着手机找郑帝元撒娇说哥他们发我黑历史他们欺负我。然后郑帝元一边说“哎呀你不是也发他们的了吗”然后偷偷打开手机警告那几个臭小子再发黑照就把他们塞马桶里。

  金韩彬是开心了,郑帝元陷入了沉思。

  第一呢,是虽然知道这是队长的传统不关注任何一个人,可是臭小子我是你男朋友就不能破个例吗?

  不过这个事情在金韩彬笑眯眯的背出他的ins账号之后郑帝元就再也没说过。什么关注不关注的,男人嘛,大方一点怎么了。

  第二呢,就是金韩彬最近太皮了,不仅去成员们ins下面花式评论,还去各种前辈后辈同辈们的ins下面花式评论。

  两个人本来都挺忙,好不容易见面想说几句骚话逗一逗母胎solo金大人,结果也变成了郑帝元看着金韩彬抱着手机笑的满脸褶子。

  这样下去哪还有约会啊,大家一起对着手机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算了。

  郑帝元漂亮的脸下面可不是傻白甜的思路,什么玩意绅士温柔相敬如宾,我可去你三姑奶奶的吧。

  走到金韩彬面前,一把抽过手机,在金韩彬还没有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人搂进怀里,什么玩意这啊那啊的,先亲再说。

  耳鬓厮磨时郑帝元说“我的大忙人,评论了那么多人的,也宠幸宠幸我呗”金韩彬表示宠幸宠幸,您这脸往那一摆您说啥就是啥。

  之后的金韩彬依旧是疯狂刷ins,只是比平时多了一个工作――评论郑帝元。

  “哥你在哪啊”要让我知道你这个点不乖乖在家睡觉我回去就切了你。

  发完这句话的金韩彬就一直守着手机期待他响起来,结果响起来的除了粉丝的夸夸就是粉丝的夸夸夸。

  来串门的具晙会看金韩彬用一种堪称虔诚的姿态看着手机,想着这哥哥是不是玩ins走火入魔了???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具晙会头脑风暴了三秒觉得如果被郑帝元知道了自己又不敲门进金韩彬屋子里可能要被赛马桶里,悄悄的准备再退出去的时候,他看见金韩彬的手机亮了一下,然后金韩彬的脸由肉眼可见的变红。

  “你在哪啊”
  “在你心里”

――――――――――郑老师太会撩了麻鸡 有我自己瞎鸡巴想的地方 各位看官吃颗小甜饼睡觉觉吧!
 

 

 

  

我之前是不相信碎片检测这种东西的

我知道自己非就花了五十天攒出来了辉夜姬

结果昨天一发入魂

我:……?????

辣鸡不让我发
茨酒干货【阴阳师平行世界 ooc属于我】
副属性含有鬼使黑白和狗博
观众老爷们打人不许打脸!

【传说中的老九门扣扣群日常聊天第二弹】
果然还是这你撩我我撩你一言不合虐个狗的适合我写……根本停不下来这完全就是我和基友的日常阿###傻白甜段子手 看看就好【我为什么每次总要深夜出来嗨】【因为你没有夜生活阿~】

九门日常之张副官的辛酸泪【纯糖】

   九门日常虐狗事件…被刀插到心口痛,这篇就是傻白甜纯OOC小学生风格纯糖,有点刀渣你就拍我脸上!文笔弱没文风,单纯为了吃口糖自产【转圈哭】

————————————————————————————————————————————————

   自从张大佛爷来到了长沙,上治天下治本的,长沙的风气越来越正,长沙人民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好像哪里不对?】反正总之呢,就是这张佛爷阿成为了长沙人民心中的大英雄。

  张大佛爷微服走民生的时候那叫一个和蔼可亲阿,笑容堆满脸,秒变话痨张。平常你对八爷也没说这么多话阿!诶我为啥要提八爷…

   这一趟微服下来阿,全长沙人民都想把家里贴满佛爷的海报!这还不算什么,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羡慕张副官”的话题就传遍的整个长沙城。你看这张大佛爷阿,是对人又亲切,打架又厉害的,跟着这样的主子简直是三生有幸好吗!?张副官天天跟着张大佛爷,羡慕ing

  张副官听到这话白眼都快翻到天灵盖去了,一群无知的人类,要不是这个位置是要保护佛爷的劳资他妈的早就不想干了好吗!

——以下来自张副官内心吐槽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每次下斗刷怪佛爷总要带上齐八爷。一开始我以为是齐八爷有过人之处,到后来才发现,齐八爷是有过人之处,一有点风吹草动就直接跳过我躲到佛爷身后!当真过人!佛爷也不管他,任他挂背后“别怕,有我呢”嗯,男友力MAX……可对象错了吧喂!

  齐八爷不仅胆小,废话还特别多,嗯……大概有这么多。之前我每天去给佛爷汇报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我在说,说完佛爷再给个意见阿啥的,没啥事我就下班了,然后就可以去找我的妹妹们了!自从齐八爷有事没事出现在佛爷的办公室里,我一句话没说完他八句都说完了,平常半个小时就完成的工作硬生生被拖了两个小时阿!!劳资也是有夜生活的好吗!最关键的是佛爷还不拦着他【手动再见】,我觉得我最近好像近视了,不然那佛爷看着八爷的时候,是在笑吗?还是去配副眼镜吧……

  听说佛爷要去北平,我超级兴奋,啧啧啧,北平的姑娘可是一个比一个正阿。我赶紧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跟着佛爷一起走,谁知道佛爷说要给我放假……所以不带就不带阿说什么放假!但我不能放弃,为了妹子…“佛爷,您去北平一个人很危险的,万一出了点啥事可咋办!”“没事,我不自己去,我带八爷去”哦那就好…………个屁阿,带八爷去是保护你的还是被你保护的阿!嘤嘤嘤,我北平的妹子,等我~~~

  其实上面我觉得还好,无非就是佛爷护着他的兄弟,可自从他们从北平回来以后,嗯近视镜我不要了,给我换成墨镜行不,最抗秀的那种,耳塞有吗嗯给我来个最好的。

  佛爷和八爷在一起了。
  没错再一次了。
  是的没错。
……没错你妹阿

  我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刚刚下班,正准备翻翻电话本看看哪个妹妹能约出来,突然接到了一个电报。说是给佛爷的,可是一般人哪能进佛爷家找佛爷阿,得,这事就落在我头上了。

  小破电报都怪你,劳资以后聋了都怪你!

  我拿着电报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跑到佛爷家,路过花坛的时候听到佛爷家的小丫鬟在哪讨论“诶,这八爷好久没出来吧”“对啊对啊,吃完晚饭到现在都没出来”“嘿嘿嘿会不会…”

  现在的小姑娘阿,都是一言不合就变腐
  就不能多和我学学成为一个正直的人吗

  我才不相信佛爷跟八爷有一腿呢,虽然八爷长得很秀气是没错,可是这大街上那么多漂亮的妹子胸大腿长的,佛爷怎么着也能看上一个吧。

  到了佛爷卧室门口,刚想抬手敲门,就听见了佛爷的声音“嗯~跑,还想跑哪去?”这充满着爱和调戏的语调真的是从我佛爷口中说出来的吗…难道佛爷恋爱了!金屋藏娇!………佛爷恋爱了是没错,但他没有金屋藏娇,因为他对象是齐!八!爷!

  八爷应该是被欺负了吧,声音哑哑的还有哭腔…“佛……佛爷我错了……别咬那里阿……”

  【捂脸】好害羞怎么办,我虽然经常出去约妹妹但一次炮都没约成阿

  好吧我承认,每个人心里都是有八卦因子的,于是我蹲了下来趴在墙角继续听

“怎么,在火车上和我闹的时候没见你这样阿,还敢跟我说要走再也不回来了,八爷,我是不是宠你宠的太厉害了?嗯?”【您终于知道您宠的厉害了阿】

  “不不……啊佛爷……嗯……”【尼玛我的老脸阿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过讲真八爷声音真的挺好听的…】

  “不什么,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是谁的!”【我尼玛佛爷太霸气了】

  然后,没错,我就在窗外脸红脖子粗的听完了一整场

  那天之后,我就知道,我的苦难要开始了!

  有佛爷的地方,必有八爷。呵呵
 
  佛爷家花园大,中间摆个小洋亭,佛爷就坐那喝茶看报纸,现在齐八爷来了,报纸就下岗了。如果你能跟我一样进去的话,就会看到八爷跟小孩一样上蹿下跳的逗着从狗五爷那里抱来的哈士奇和小毛驴,鼓捣它俩对凶,佛爷就喝着茶,笑着看一人一狗一驴耍宝。八爷玩累了就跑到亭子里找佛爷,拿起佛爷杯子就喝。佛爷看着他喝,喝完还负责擦嘴角……这个时候我就要戴墨镜了………什么什么这种秀恩爱的方式太低级不需要带,呵呵呵,如果佛爷是正常的用手擦我就不说啥了,你们最爱的佛爷用嘴擦的阿你懂吗!用嘴阿!佛爷我还在这我还没有死π_π

   虽然佛爷和八爷实力虐我,但不得不承认,看着他们两个人,我就特别想谈恋爱。

  上一次我去送报告,我从后门进的,而后门正对着就是佛爷卧室的窗户。那俩人并排坐着,八爷眉飞色舞的比划着说着什么,佛爷用一只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看他笑,偶尔张嘴回他一两句,偶尔用剩下的那只手摸摸八爷的脑袋。八爷说累了就装赖皮,一个人生生甩进佛爷怀里,佛爷很生气………怎么可能,反而笑的更厉害…然后………然后我就被发现了QAQ

   反正八爷和佛爷的日常就是
   八爷real作,佛爷real宠
   然后你只要细心一点,你就会发现,佛爷看八爷永远是眉眼带笑的
   啧啧啧
   哦哟,谈恋爱了不起哦
   对没错我就是羡慕怎样
   这位子谁要真看上了我让给你阿让给你!好了不聊了,我又要去送报告了。五爷,狗粮给我准备好!
  
  

七七(一八/个人觉得很温馨的 )

    大半夜睡不着撸了个这个出来,感觉蛮OOC的,人设阿啥的都是自己想的,开头的话是顾城的诗,不知道为什么的感觉和老九门特别搭,好吧我就是拿它出来装一把…然后我觉得这个一点都不虐真的。
    总觉得在各种大神的文章里面我的文笔好像翔一样……不管怎样我爱一八!


七七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作为云,飞鸟,河水,千百次生活过;都作为阳光生活过,当你有了眼睛,看世界,闻到春天的气息,听,声音一闪,你就想起了以前的生命。

  当所有郎中看完齐八爷的病后都对着佛爷做出同样的摇头的动作的时候,张启山觉得这好好的晴天怎么说暗,就暗了。

  张启山觉得,天越来越灰了。

张副官小跑着过来,轻声说“佛爷,八爷醒了,找您呢。”张启山听见“八爷醒了”这四个字后像是触电般猛地醒过来,转身就往卧室跑。 张副官伸手揉了揉眼睛,今天风真硬,吹的眼睛生疼。

“我不信命 我的命,是用来破的!”

张启山站在卧室门口,思考着马上进去齐八爷问他关于病的话他应该怎么回……能想到的招,好像……都用完了吧

  再三思考,张启山决定还是先进去再说。推开房门,抬头就和床上的人对了一眼。床上的人睡了很久,刚醒过来眼睛还是模模糊糊的,更何况算命的还是个半瞎,肯定什么都看不清,却依然在抬头和张启山对视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八爷式”微笑:“诶,佛爷,你来了。”

张启山不自觉的上扬嘴角,慢慢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齐八爷的头发,看着那人因为痒而缩了缩脖子,笑到“我不来你这,我去哪儿阿”

  “嘿嘿嘿”齐八爷笑的时候,那颗小虎牙就会露出来,之前的张启山最爱看他的小虎牙,每次看到都会伸手捏捏他的脸,但现在的张启山却觉得,齐八爷要是没有这颗虎牙就好了,顺便齐八爷也不要有这张扰他心的脸,更好是齐八爷就更让他烦一点,这样,我就不会想他想的那么厉害了吧。

  齐八爷看张启山愣了出神,伸出手在张启山眼前晃了晃“佛爷,诶嘿佛爷,怎么了佛爷?”张启山正想的入神,被齐八爷这样一挥手吓了一下,反应过来就看着齐八撅着嘴瞪着他,怎么看怎么好看。齐八爷觉得张启山傻的样子太搞笑了,出言调戏“佛爷莫不是再想谁家的小姐想入了魔吧。”

  张启山没有说话,微笑着看着对面的齐八,齐八爷也抬起头看着微笑的看着他的张启山。
夕阳照了进来,金色的温暖的像星星一样洒在两人身上。张副官说,之后他经历的那么些年月,再也没见过那么美的画面和有着那样幸福的表情的佛爷。

  两人相望着,这个气氛明明特别的温馨和美好,张启山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想掉眼泪,赶在失控前开口:“好了,你睡够了,看够了,起来吧。我让张副官给你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再不吃凉了阿”齐八爷一听到吃的眼睛都亮了,想自己起身却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也许是睡太久了吧,齐八爷心想。

于是齐八爷撅着嘴看向张启山“…睡太久没力气了。”张启山噗嗤一声笑出来,对他张开手。

因为齐八爷身体还是很虚弱,张启山就命亲兵把饭菜搬到前厅里的茶几上。齐八爷被张启山连被子带人抱在了沙发上。

  齐八爷瞪着眼睛使劲瞅桌子上的菜,嗯果然没有眼镜我啥都看不见“看不清就别看了,你只管张嘴就好”张启山的声音溜进了齐八爷的耳朵里,齐八爷笑弯了眼“啊————”

  齐八爷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吃,吃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不知道怎么了,齐八爷闻着饭菜的香就是吃不下去,而且怎么觉得,眼睛越来越模糊了呢,头也越来越沉。张启山的手突然的放在了他的脸上,再拿下来,齐八爷的脸上就多了那副黑框眼镜。

“不想吃就不吃了”张启山看着他戴上眼镜像刚睁开眼的小婴儿一样的表情就想去亲亲他,当然他也确实那样做了。张启山亲够了,没有放开人,直接把人抱起来往门外走去

“诶诶佛爷咱这是去哪儿阿”张启山没有说话,抱着他的算命的,站到了门口

“诶佛爷站着干嘛怪冷的你……”齐八爷还没有说完的话被炮声遮盖,是烟花阿!齐八爷眯着眼看着天上一朵朵漂亮的也短暂的花,很开心,也很疑惑,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放花干什么?

  张启山低磁的声音响起来“七七那天你不是吵着要看烟火吗,那天有事没能满足你,今天补给你。”

齐八爷看着眼前的花,听着耳边的话,很美好的时刻,为什么我那么难过呢?
 

  齐八爷伸手拉了一下张启山的披风带子,张启山低头看向他,冲他一笑“怎么了”齐八爷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可张启山觉得他并没有在笑“佛爷是怕老八以后看不到了吗?”

张启山愣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着抱他的姿势缓缓坐在地上,将齐八爷放在自己腿上,用手轻轻拍着他“怎么会,我只是怕万一你过几天突然又想看,又向上次一样没看成怎么办。我跟你说阿你别乱想,刚刚郎中还跟我说,你的病阿慢慢养能养好的,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南京城那边走一圈,据说那边的小吃味道很好,风景也好,你不是说长沙城人少,晚上不热闹吗,南京城那边人多,晚上阿都跟白天一样,等你病好了,我们在南京买套房子,就我跟你”“我还要狗五的狗”“好好好,我们牵条狗,白天呢,你继续算你的命,我呢,继续看你算命,那时候我就不是佛爷了阿,要你养活我,晚上呢我们就去各个小巷溜达,嗯,牵着那只狗……”张启山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怕

  齐八爷像是没有发现张启山的不对劲一样,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他的佛爷,他的头抵在他肩窝,闭着眼,笑着说“我就知道我肯定没事的,我才不舍得离开你,再也没有人像你对我那么好,你从不嫌我吵,还会和我一起说;你从不嫌我胆子小,一有什么事就把我往你身后拉。真的佛爷,我觉得我就算现在死了也没关系了,我很开心真的…我一开始还怕我死了没人陪你,但我又想阿你是张启山诶,张大佛爷诶,谁家女儿不想嫁给你……”

“老八…”张启山打断了他的话,齐八爷觉得挺冷的突然,又往张启山怀里靠了靠。张启山拿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别怕”齐八爷听了就笑了,点点头“我信你”齐八爷最后失去意识前,感觉头顶有温热的水滴打下来…这雨都是暖的阿,真好。

  狗五爷家的狗下崽了,正好,可以带到南京去………

  “佛爷,八爷他……去了”
  “嗯”

  没有悲伤大哭,没有情绪激动,就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却让张副官听着红了眼眶。

哀,莫大过心死。

采花不闻伤心事,伴汝冢碑不言苦

“我是个算命的”
“我信命,更信你”

七七,凄凄,戚戚
 

到底舍不得虐所以刚才手忙脚乱弄了个这个出来……人类不要在互相伤害了好吗【快扶我去八爷床上】 这个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就纯不想拔刀………大家看看就好……干了这碗酒来生还做一八狗……我已经被刀neng死了【手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