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多春鱼

七七(一八/个人觉得很温馨的 )

    大半夜睡不着撸了个这个出来,感觉蛮OOC的,人设阿啥的都是自己想的,开头的话是顾城的诗,不知道为什么的感觉和老九门特别搭,好吧我就是拿它出来装一把…然后我觉得这个一点都不虐真的。
    总觉得在各种大神的文章里面我的文笔好像翔一样……不管怎样我爱一八!


七七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作为云,飞鸟,河水,千百次生活过;都作为阳光生活过,当你有了眼睛,看世界,闻到春天的气息,听,声音一闪,你就想起了以前的生命。

  当所有郎中看完齐八爷的病后都对着佛爷做出同样的摇头的动作的时候,张启山觉得这好好的晴天怎么说暗,就暗了。

  张启山觉得,天越来越灰了。

张副官小跑着过来,轻声说“佛爷,八爷醒了,找您呢。”张启山听见“八爷醒了”这四个字后像是触电般猛地醒过来,转身就往卧室跑。 张副官伸手揉了揉眼睛,今天风真硬,吹的眼睛生疼。

“我不信命 我的命,是用来破的!”

张启山站在卧室门口,思考着马上进去齐八爷问他关于病的话他应该怎么回……能想到的招,好像……都用完了吧

  再三思考,张启山决定还是先进去再说。推开房门,抬头就和床上的人对了一眼。床上的人睡了很久,刚醒过来眼睛还是模模糊糊的,更何况算命的还是个半瞎,肯定什么都看不清,却依然在抬头和张启山对视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八爷式”微笑:“诶,佛爷,你来了。”

张启山不自觉的上扬嘴角,慢慢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齐八爷的头发,看着那人因为痒而缩了缩脖子,笑到“我不来你这,我去哪儿阿”

  “嘿嘿嘿”齐八爷笑的时候,那颗小虎牙就会露出来,之前的张启山最爱看他的小虎牙,每次看到都会伸手捏捏他的脸,但现在的张启山却觉得,齐八爷要是没有这颗虎牙就好了,顺便齐八爷也不要有这张扰他心的脸,更好是齐八爷就更让他烦一点,这样,我就不会想他想的那么厉害了吧。

  齐八爷看张启山愣了出神,伸出手在张启山眼前晃了晃“佛爷,诶嘿佛爷,怎么了佛爷?”张启山正想的入神,被齐八爷这样一挥手吓了一下,反应过来就看着齐八撅着嘴瞪着他,怎么看怎么好看。齐八爷觉得张启山傻的样子太搞笑了,出言调戏“佛爷莫不是再想谁家的小姐想入了魔吧。”

  张启山没有说话,微笑着看着对面的齐八,齐八爷也抬起头看着微笑的看着他的张启山。
夕阳照了进来,金色的温暖的像星星一样洒在两人身上。张副官说,之后他经历的那么些年月,再也没见过那么美的画面和有着那样幸福的表情的佛爷。

  两人相望着,这个气氛明明特别的温馨和美好,张启山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想掉眼泪,赶在失控前开口:“好了,你睡够了,看够了,起来吧。我让张副官给你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再不吃凉了阿”齐八爷一听到吃的眼睛都亮了,想自己起身却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也许是睡太久了吧,齐八爷心想。

于是齐八爷撅着嘴看向张启山“…睡太久没力气了。”张启山噗嗤一声笑出来,对他张开手。

因为齐八爷身体还是很虚弱,张启山就命亲兵把饭菜搬到前厅里的茶几上。齐八爷被张启山连被子带人抱在了沙发上。

  齐八爷瞪着眼睛使劲瞅桌子上的菜,嗯果然没有眼镜我啥都看不见“看不清就别看了,你只管张嘴就好”张启山的声音溜进了齐八爷的耳朵里,齐八爷笑弯了眼“啊————”

  齐八爷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吃,吃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不知道怎么了,齐八爷闻着饭菜的香就是吃不下去,而且怎么觉得,眼睛越来越模糊了呢,头也越来越沉。张启山的手突然的放在了他的脸上,再拿下来,齐八爷的脸上就多了那副黑框眼镜。

“不想吃就不吃了”张启山看着他戴上眼镜像刚睁开眼的小婴儿一样的表情就想去亲亲他,当然他也确实那样做了。张启山亲够了,没有放开人,直接把人抱起来往门外走去

“诶诶佛爷咱这是去哪儿阿”张启山没有说话,抱着他的算命的,站到了门口

“诶佛爷站着干嘛怪冷的你……”齐八爷还没有说完的话被炮声遮盖,是烟花阿!齐八爷眯着眼看着天上一朵朵漂亮的也短暂的花,很开心,也很疑惑,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放花干什么?

  张启山低磁的声音响起来“七七那天你不是吵着要看烟火吗,那天有事没能满足你,今天补给你。”

齐八爷看着眼前的花,听着耳边的话,很美好的时刻,为什么我那么难过呢?
 

  齐八爷伸手拉了一下张启山的披风带子,张启山低头看向他,冲他一笑“怎么了”齐八爷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可张启山觉得他并没有在笑“佛爷是怕老八以后看不到了吗?”

张启山愣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着抱他的姿势缓缓坐在地上,将齐八爷放在自己腿上,用手轻轻拍着他“怎么会,我只是怕万一你过几天突然又想看,又向上次一样没看成怎么办。我跟你说阿你别乱想,刚刚郎中还跟我说,你的病阿慢慢养能养好的,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南京城那边走一圈,据说那边的小吃味道很好,风景也好,你不是说长沙城人少,晚上不热闹吗,南京城那边人多,晚上阿都跟白天一样,等你病好了,我们在南京买套房子,就我跟你”“我还要狗五的狗”“好好好,我们牵条狗,白天呢,你继续算你的命,我呢,继续看你算命,那时候我就不是佛爷了阿,要你养活我,晚上呢我们就去各个小巷溜达,嗯,牵着那只狗……”张启山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怕

  齐八爷像是没有发现张启山的不对劲一样,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他的佛爷,他的头抵在他肩窝,闭着眼,笑着说“我就知道我肯定没事的,我才不舍得离开你,再也没有人像你对我那么好,你从不嫌我吵,还会和我一起说;你从不嫌我胆子小,一有什么事就把我往你身后拉。真的佛爷,我觉得我就算现在死了也没关系了,我很开心真的…我一开始还怕我死了没人陪你,但我又想阿你是张启山诶,张大佛爷诶,谁家女儿不想嫁给你……”

“老八…”张启山打断了他的话,齐八爷觉得挺冷的突然,又往张启山怀里靠了靠。张启山拿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别怕”齐八爷听了就笑了,点点头“我信你”齐八爷最后失去意识前,感觉头顶有温热的水滴打下来…这雨都是暖的阿,真好。

  狗五爷家的狗下崽了,正好,可以带到南京去………

  “佛爷,八爷他……去了”
  “嗯”

  没有悲伤大哭,没有情绪激动,就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却让张副官听着红了眼眶。

哀,莫大过心死。

采花不闻伤心事,伴汝冢碑不言苦

“我是个算命的”
“我信命,更信你”

七七,凄凄,戚戚
 

评论(19)

热度(43)